最新文章

好文章雲端連結

加力士雲端硬碟

點選上方連結進入雲端硬碟,查看最新好文!

發布日期:2019.3.7

好演講頻道連結

加力士Youtube頻道

點選上方連結進入加力士Youtube頻道,查看最新演講!

發布日期:2019.3.7

好文章 好演講

發布日期:2018.7.6

Leon 期末回顧 (請點閱聽演講)

發布日期:2018.7.6

Stephen 期末回顧 (請點閱聽演講)

發布日期:2018.7.6

David 期末回顧 (請點閱聽演講)

發布日期:2018.7.6

James 期末回顧 (請點閱聽演講)

發布日期:2018.7.6

Leon 台灣文史報告

                                                                                                       5. 台灣文史課程心得                                                                                                                                                               Leon 

電影常以歐洲中古世紀傳說為參考劇情,電視劇也常以中國三朝五代為劇情依據,尤其最近婆婆媽媽喜歡追的宮廷劇亦是如法炮製。可是,我們自己的土地–台灣卻鮮少有相關題材的影視劇集,現在3C科技如此發達,媒體的傳播管道比以往更多更廣,人們透過3C媒體接收資訊的時間比過去十年多了不只兩倍,若要讓自個兒國民了解這片土地的故事,這不正是一個最好的宣傳管道嗎? 有人說台灣歷史才短短四百年,少有戲劇化的故事能發揮。但馬上舉個例子,魏德聖不就拍了一個”賽德克•巴萊”把霧社事件重新做了很不一樣的詮釋。而且在經過陳老師生動的台灣史薰陶,意外地,發現自己所生長的這塊土地原來發生過很多很多有趣的故事,只是沒人分享,就這樣默默地錯過了許多精彩的歷史事件。或許是政治因素,也或許是耆老凋零,導致沒人傳頌這片土地的寶貴故事。身為土生土長的台灣因仔,在加力士協會接觸到陳老師以前,從沒認真聽過台灣的歷史故事,甚至也從沒懷疑過父執輩所轉述的歷史記憶,無形之中,竟也變得對台灣史有了乏味可陳的刻板印象,不免讓人唏噓。 說起陳教授的台灣史,最讓我驚豔的就是日治時代到國民政府撤退這段時期的歷史故事。從”日據、日治” 用字遣詞地見微知著,到陳老師對口述歷史的謹慎與珍惜,都讓我們深深的被老師的熱情所渲染,燃起對這片土地的好奇。舉例來說,從李登輝年代開始反省白色恐怖事件,檢討這段慘痛的歷史傷痛,社會中留下對蔣家強人專斷獨行的壞印象,但也將真實與杜撰模糊在了一塊,讓人傻傻分不清楚。上課後才發現,蔣介石不是印象中的屠夫,陳儀也不是印象中的倒楣,更不知道蔣經國原來是造神造出來的偉大阿斗!? 不管藍綠如何操作歷史,只要不偏離印象中的形象,好像就能將故事接受下來。卻不知其實已經中了有心人士的陷阱,在自己的腦海中埋下錯誤的歷史記憶。歷史沒有永遠的好人與壞人,應該說,歷史都是由執政者所留下,所以當政者最後都會變成好人。誠如老師所說,我們都以現代的價值觀在評斷前人曾經揮灑過的生命經歷,好像,我們也沒有偉大到可以下自詡公正的批評。因為這些歷史故事,都經過了許多編撰與潤飾,充滿了既定立場與目的,沒有經過查證,又或者以前沒有太多資料查證的情況下,反而不自覺的成為編撰故事的傳頌者,對真實歷史來說,似乎我們都意外的成了幫凶。 在課程即將接近尾聲的現在,我寫下這篇文章的同時,卻也泛起了一絲絲的感傷。每次上課都讓我對自己的土地有了更清晰的認識,有種大夢初醒的痛快,才真正體會到自己更加認識了這片土地。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的機會再聽陳老師的台灣史精彩分享。

發布日期:2018.6.4

Stphen 台灣文史報告

                                                                                                              6. 重新出發的時與潮                                                                                                                                          

Stephen

中國大陸北洋政府時期,東北學子齊世英曾經為了中國的現代化創辦了時與潮的雜誌,二十世紀初的世界百家爭鳴,馬克思主義、法西斯主義、資本主義、民主主義...各種政治學說在世界的各個角落開始了實驗場,而在東方的中國大陸、日本與台灣也在這場世界潮流中並未缺席,在那個時代當中青年吸收著屬於那時代的潮水,渴望著將這些新奇卻未被實現的思想實踐於自己的經世事業中,台灣在那時代的潮水中破浪,知識分子們也渴望福爾摩沙能夠在這一浪中,將台灣人民從舊社會中再次的解放出來。

二十世紀初,日本時代的台灣,台灣的知識份子們曾經在日本人的壓迫下奮力的雕塑台灣人民的福祉,許多人參與了政治運動,他們有些人選擇了傳統社會的溫和改革,有些人選擇武力與威權對抗,有些人選擇了工農革命的鬥爭路線,我們辜且不論他們各別的政治主張是否真正切合當時的社會需要,珍貴的是他們願意將社會改革當成他們的志業,並為它而奉獻,然而在這樣的思想競爭時代,不管事中國大陸、台灣或日本,最後都在戰爭中沉寂,因為戰爭日本走向了軍國法西斯主義,而戰後,中國大陸成了世界最多人口也最激進的紅色實驗場,台灣則變成永懷領袖的獨裁政府,每每讀這段的歷史,出生於資訊爆炸世代的我,我只感受那時代的人們似乎都沒有上過卡內基訓練,不太懂得溝通的藝術,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到最後的結果,拳頭最大的將其他聲音都壓住了,也將一個時代的思想潮流葬送了。

在台灣長大的我們,從小被教導共產主義思想是萬惡的源頭,成長的過程中卻對於很多禁忌的史觀產生好奇,我是天生的反骨,總是喜歡與教科書的史觀唱反調,而好死不死的我中學受教育的階段,是史觀去中國化的時候,那時候每一個教科書都在講二二八,而當時的主流論述無非就是二二八事件是外省國民黨對本省人的屠殺事件,然而天生反骨的我,卻硬找出來了當年的台共二七部隊、外省人受害的紀錄,以及台灣後來白色恐怖各族群的事件紀錄。到了中國史,課堂上講著國民黨的北伐與軍政、訓政、憲政,但我卻在思考著那個被"東征"掉的陳炯明,真的十惡不赦嗎?難道他提出來的"聯省自治"錯了嗎?而軍閥又真的人人都是壞蛋?如果都是壞蛋,那為什麼段祺瑞被稱為"共和總理",張作霖又為何面對日本的進逼時不願降伏?再往下的時代,齊世英的女兒齊邦媛,身為外省人卻敢在國語文教材改革中反對當時威權的國民政府,將國民黨的政治教材從課本上挪走。而最近的幾年,我似乎也從這樣的探索反面教材中明白到為何共產主義可以吸引一代的人,它的文學其實唱出了工農階級的心聲,激出了下層民眾渴望自由的憤慨,我在念得當下,其實也被這樣的文筆所激動,就不難想像當年到底有多少人回應號召,[我已將生命獻給最偉大的事業,那就是為了全人類的解放而鬥爭]。看了這麼多的觀點後,歷史上的人物再也沒有所謂的全白或是全黑,鄧小平鎮壓了六四卻將中國從文革政治瘋狂帶向了改革開放,蔣經國有了台灣經濟奇蹟,卻敗在江南案中,謝雪紅一生以台灣民族解放為目標,卻成了提倡台獨但不得不投靠中共的悲劇。每每看到這這些故事,我都會想著雙十會談,想著日本二二六事件,也想著宋教仁、犬養毅的屍體,我無法去知道那時代的人物心境,但我真的想問為何不願意坐下來談呢?在上個世紀中的時與潮,這樣的潮水激盪了一個時代,人們有著堅毅的精神,卻沒有傾聽的耳朵,中國與日本的潮水匯流成八年的血河,國共都賠上了一代人的命與思想自由,一攤攤的血泊其實並不是在訴說著誰的潮對了,誰又真正的擁有了那時代,它其實只是在訴說那渴望文明思潮下的野蠻。 誕生於九零後的我們,成長在於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教科書的史觀無法在限制住我們,我們可以輕輕鬆鬆的與四十年前的共匪上網對談,其實幾經交流後,我們都彼此發現我們真的是對方口中的匪嗎?上個時代或許因為資訊的限制,缺乏了一個良好的溝通文化,但如今我們是否應該要挪去上一輩所告訴我們的刻板印象,重新的去認識這個世界,上一代的時與潮已經過去了,血也漸漸的乾了,我們這一代的時與潮,是否會複製上一代的錯誤呢?我想應該是不會的,畢竟卡內基訓練的溝通訓練已經被社會認為是更文明的技巧,願我們的時與潮是在彼此的匯流中成就更大的洋海。

發布日期:2018.6.4

David 台灣文史報告

7. 台灣史心得報告

David

    生為台灣人,不可不知台灣事,要了解台灣,不可不看台灣史。如果要更加認識台灣本土,以歷史為出發點了解台灣是不錯的方式。而歷史本是過去人事物的紀錄,應保有其真實性,不可過度主觀,應該從各角度去探討,才能了解真正的歷史,也就是史實。

    是台灣的歷史還是誰的歷史?陳進金教授讓我們了解身為一個稱職的歷史學家,應該要有公正旁觀者的歷史思維,為了瞭解真正的歷史事實,首先得知曉這份歷史資料是誰寫的,為求客觀甚至得尋找其他立場的歷史文獻。然而保存較完整的歷史紀錄總是當時掌權、執政者所留下,這些文獻總會帶有他們的價值觀,甚至在位者為了顧及形象照自己想要的說法做紀錄,使人無意識的把這帶有主觀的歷史當成史實。當我們把這部分歷史當成史實,就無法了解當下時空背景如何。以台灣來說,對岸大部分可能因為身為大中華文化一份子的自尊心作祟,可能說出台灣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之類的主權宣示,然而單就這件事就可以從不同觀點作探討。第一個是自古是從何時開始呢?是從有文獻以來還是何者;而文獻尚書中提到的蓬萊仙島真的就是指台灣本島嗎?再者,一個地區屬於誰就現代標準來看,有幾個特徵可以下定義,一是有沒有設官來管理,二是人民有無繳納稅金。所以光是一個歷史議題,就有不少地方要釐清探討,而探討的人立場為何也是進一步可以討論的問題。

    同樣一位歷史人物,在不同人、不同朝代,甚至同朝代不同政策,都可能有根本截然不同、兩極化的評價。就像鄭成功,康熙帝曾說「朱成功明室遺臣,非吾之亂臣賊子」,然而清廷初期官方卻將鄭成功視為叛國與海賊。到了清末為了籠絡台灣人,清廷又逐漸將鄭成功定位為忠義典範。同樣都是台灣這塊土地,要不是施琅從經濟、國防位置及人道問題等分析並說服朝廷,清朝說難聽根本不放在眼裡,不然從大航海時代,荷蘭、西班牙、葡萄牙和日本等都很重視台灣這塊土地,荷蘭人和日本人在荷治及日治時期也相對清朝非常積極的經營建設台灣。同樣一個詞,不同背景就可能解釋完全不同,就如「高砂」這個詞,一樣用在原住民稱呼上,我們會以為跟生番熟番的番仔一樣,覺得有貶低、歧視的意味,但其實高砂對日本人來說,是因為他們有個漂亮的地名叫高砂,而我們當時的山地又非常美麗跟高砂很像,所以直接以此命名台灣山地相關事物。

    不同的人事背景會有不同的解讀詮釋,唯有從各方面以同理心去了解,才能求得事實真理為何。從以前被填鴨式、無趣死背的歷史教育,到現在能用開放式、有趣的歷史探討,讓我更有主動尋求史實的求知動力。畢竟知識就是力量,知己知彼才可能百戰百勝,而歷史的了解便是一種知識力量。歷史教育不該受制於掌權者而有所改變,史實真相只有一個,希望大家都能在歷史的探討中找到學習的樂趣。身為台灣人,讓我們從台灣史開始。

發布日期:2018.6.8